无人机频频闯祸,“无人”产业还能火多久?

  • 日期:01-08
  • 点击:(848)


近年来,无人机逐渐从昂贵的专业生产工具转变为大众消费产品,但以下许多问题也令政府和其他传统飞机运营商担忧。

“无人飞行器”(UAV),又称无人飞行器或遥控飞行器,是一种由无线电遥控设备控制或由预编程程序控制的无人飞行器。无人机具有机动性和灵活性的特点。它对起降要求低,弥补了卫星光学遥感和普通航空摄影经常被云层遮挡而无法获取图像的缺陷。

除了民用应用的广阔前景外,用无人驾驶飞行器代替载人飞行器进行高风险任务也是当今国际空间领域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然而,这种大众消费品的迅速崛起也给世界带来了不可避免的监管挑战,因为销售价格和运营模式的进入门槛都有所降低。因为近年来无人机频繁出现的故障实际上已经影响到了其他飞行器的安全和人类的生命,但是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政府找到有效的对策。

频发故障

去年底,北京郭尧星图航空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没有操作无人机的资格,也没有申请空域。他们在北京平谷区驾驶无人飞行器拍摄地貌照片,导致许多民用飞机避开和延误。最后,北京军区空军派出直升机迫降无人机。

据英国广播公司和Verge报道,两个月前,居住在英国伍斯特郡的奥斯卡韦伯的右眼严重受损,当时他的邻居失去了对无人驾驶飞行器的控制,他的右眼被无人驾驶飞行器的螺旋桨切成两半。为了恢复视力,这个男孩在很小的时候就必须装上一只假眼,并接受多次眼科手术。

与此同时,无人机给客机带来的安全问题越来越严重。不久前,一架属于莫桑比克航空公司的波音737-700被怀疑在着陆时与无人驾驶飞行器相撞,飞机头部的前锥体出现严重裂纹。飞行员说,飞机着陆时,从机头传来了撞击声。起初,人们认为它撞上了一只大鸟,但着陆后在飞机头部没有发现血迹。根据分析,据信与客机相撞的可能是无人机。

据悉,搭载TM136的飞机是一架波音737-700,计划从莫桑比克马普托飞往泰特,机上有80名乘客和6名机组人员。幸运的是,飞机在碰撞后安全着陆,机上86人都安然无恙。

此外,一位名叫斯蒂芬妮的38岁女运动员在观看最近在加拿大魁北克举行的跑步比赛时头部中弹晕倒。事件发生后,这名妇女被紧急送往医院接受治疗。虽然目前情况不严重,但她仍然没有从休克中恢复过来。

根据后来的调查,造成事故的无人机是白色的,重2.5公斤,最初是由航空摄影比赛的组织者租用的,但如果不想的话,它几乎会造成悲剧。现在当地交通部门已经介入了对该事件的调查,并将很快给出最终结论。

严密监管

USA

在美国,民用无人机的市场和行业起步较早,相关法律法规考虑和制定相对较早。早在2015年,美国政府就在草案中提出了一系列关于小型无人机使用的法规,对无人机的飞行时间、高度、速度和用户都有相应的要求。同年12月,颁布了条例,宣布对小型无人机所有者实行实名制登记制度,以确保对不遵守安全飞行规则的小型无人机所有者进行跟踪,并保证航空安全。

根据相关规定,重量在250克到25公斤之间的无人驾驶飞行器(包括装载在无人驾驶飞行器上的装置,如摄像机)是小型无人驾驶飞行器,这种主要用于娱乐的无人驾驶飞行器必须注册。对于超过这个重量的无人机,李米

2.无人驾驶飞行器必须远离民用客机、直升机和机场。除非获得空中交通管理部门的许可,否则无人驾驶飞行器不得进入机场的交通区域。

3。装有摄像机的无人机不准在人群、车辆、建筑物等50米范围内飞行。在拥挤的地区,无人驾驶飞行器不允许在距离拥挤物体150米以内飞行。

4。在一个有1000多人聚集的场景中,无人驾驶飞行器不允许在人群150米以内飞行。

5。除起飞和着陆阶段外,无人机与除无人机观察员和操作人员以外的其他人员之间的距离不得小于50米。

6。在起飞和着陆阶段,无人机与除无人机观察员和操作人员以外的其他人员之间的距离不得小于30米。

此外,民航局还规定,空中作业或无人驾驶飞行器的监测和观察必须获得民航局的许可,未经许可飞行将受到相应的惩罚甚至起诉。

China

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民航总局先后发布了《轻小无人机运行规定》、《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空中交通管理办法》等监管法规。今年年初,公安部官方网站发布了《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公开征求意见稿)》征求公众意见,还根据情节轻重涉及扣留非法使用无人机的处罚结果。

中国无人机的具体监管责任分为几个部门,但部门之间的管理权限尚不明确。严格来说,中国的领空在空军的控制之下。无人机操作员必须有飞机驾驶执照。无人机需要有适航证(包括国际注册证、飞行员证和无线电执照)。驾驶无人驾驶飞行器需要事先申请空域才能飞行。这使得空军、民航管理局(颁发条例、授权颁发许可证、管理飞行)、公安部和参与无人机在不同行业应用的主管部门负责无人机的监督。

此外,中国的主要空域分为甲类至丁类,没有设立不受管制的区域。业内人士表示,民航局管理高度超过6000米的民用航线,中国空军管理低层、中层和低层。但是,目前,600米以下的空域基本上是管理的空白区域,空中管制没有达到100%的管制力度。因此,多次禁止黑色飞行。

大江悬赏捉拿黑苍蝇

众所周知,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在4月21日晚遭到4架“黑苍蝇”无人机的干扰,导致58架飞机改道飞往Xi安、重庆、贵阳和绵阳机场,4架飞机返航,1万多名乘客滞留机场。然而,在此之前的14日、17日和18日,还发生了无人机非法飞行扰乱双流机场秩序的事件。

作为回应,行业领导者大江创新在4月25日晚率先行动。该公司表示,事故发生后,大江将根据相关部门提供的疑似无人机的位置和高度信息进行自检。通过检查我们合作伙伴北京致香云科技有限公司管理平台的实时监控数据,基本排除了事故中疑似无人机是大江产品的可能性。

更重要的是,公司愿意出资100万元奖励那些为4月14日、17日、18日和21日影响民航飞行的案件提供线索的人。

据报道大江一直非常重视产品中的安全元素。大江除了在其无人机产品中加入自主返回和自动避障等先进技术以确保自身安全之外,还通过改进禁飞区和禁飞区策略消除了对航空安全的威胁。今年3月,新疆还出台了多边形禁飞区战略,使禁飞区的设置更加灵活。目前,新疆已根据国际民用航空组织的有关规定,对机场的多边形禁飞区和禁区进行了升级。

未来趋势

造成这种差异的根本原因是无人机企业和政策促进者之间缺乏良好的沟通。当当局划定禁飞区时,他们通常以“一刀切”的方式禁止禁飞区,很少考虑企业的意见和行业现状。无人机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其用户群体和经济影响力极其有限,因此制造商在谈判中也没有真正的议价能力。

事实上,各国对无人机的发展都采取了高压态度,但具体的监管措施仍处于探索阶段。可以肯定的是,人们希望看到无人驾驶飞行器飞向有序的天空,也希望看到无人驾驶飞行器在政策的引导下进一步推动科技创新。(将军/汤姆)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