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韩国党党首黄教安绝食多天,为啥党内无人跟进

  • 日期:01-12
  • 点击:(732)


据韩联社报道,11月26日,韩国最大的反对党自由党领袖、前总理京黄安焕在基瓦那坦门前连续第七天绝食。韩联社称,京黄安焕20日在庆和台前的喷泉广场开始绝食,抗议将《关于设立高层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的法案》定为国会的“快车道”法案及其他问题。(11月26日,万维网)

截至11月26日,京黄安焕已经绝食一周,现在已经过了两天。我想知道京安焕是否还在绝食抗议?京安万焕绝食抗议这么多天,完全是一场单人战斗。我认为有三个主要原因导致自由朝鲜党没有老大哥来跟进和绝食抗议京安焕。

首先,京安万焕的绝食抗议只是个人行为,不是党派行为。韩国执政党是共同民主党,自由朝鲜党是最大的反对党。自由朝鲜党反对共同民主党是很自然的。然而,无论是京安万焕剃光头抗议文在寅强行任命丑闻缠身的曹国为司法部长,还是此次绝食抗议文在寅执政,都主要是京安万焕的个人行为。这次绝食抗议尤其是京黄安焕和文在寅之间的个人政治斗争。迄今为止,还没有自由的韩国大亨参与其中。

其次,并非京安万焕的三项要求都得到自由朝鲜党成员的支持。京安焕对文在寅的三项要求是:维持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反对设立高级别公职人员刑事调查办公室,撤销关联比例代表制(根据政党投票率分配议会席位的制度)。

京安万焕的第一个呼吁是讨好美国,就像京安万焕的当代总统一样,他坚持部署美国萨德。然而,不可能所有自由派韩国成员都取悦美国。甚至许多成员也不会取悦美国。取悦美国只是京安万焕的一厢情愿。此外,11月22日,政府官员文在寅已经宣布决定推迟韩国和日本《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最后期限。京安焕的呼吁已经实现。尽管这不一定是京安万焕的功劳,但自由朝鲜党成员和韩国人并不满意。

至于第二个和第三个要求,京黄安焕主要是从个人利益的角度提出的,而不是大多数自由朝鲜党的要求。目前,韩国检察官正在重新调查包括京安万焕在内的“时越”号船沉没的真相。因此,京黄安焕强烈反对设立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办公室。文在寅目前掌权,共同民主党在议会中占绝大多数。怎么可能同意京黄安焕关于取消联系比例代表制的要求?

第三,京安万焕的绝食抗议不太可能被大多数自由派韩国议员接受。绝食只是一个关于健康甚至生命的笑话。身体不健康,甚至生命也没了,你在为什么而战?战斗有很多方式。为什么我们必须进行绝食抗议?最有效的策略是以最小的牺牲获得最大的利益。然而,京安万焕对执政的文在寅的绝食抗议恰恰是为了以最大的牺牲换取最小的利益,甚至无法交换利益。可以说绝食是最愚蠢的战斗方式。虽然绝食抗议是韩国人极力推荐的,但韩国前司法部长、前总理兼代理总统京安万焕怎么能以如此低级和愚蠢的方式与文在寅作战呢?看到京安焕如此无能和可怜,也许文在寅正在偷幸福!(毛开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