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合作社不仅没有退出而且继续扩大规模

  • 日期:01-22
  • 点击:(1515)


8月29日,记者来到西昌鑫源养猪专业合作社的和平养殖区,却发现泥泞的工地已经被一排排的围栏所取代。进入繁殖区,必须穿过浸过消毒剂的地毯。“目前,该合作社已投资3000多万元,并按计划完成了一期和二期建设,现有母猪近4000头。”新源养猪合作社主席戴本忠说。自去年11月以来,生猪市场已经低迷了一段时间。凉山的许多农民已经退出市场。新源生猪专业合作社并没有退出,而是继续扩大规模。合作社为什么选择这样的道路?他们经历了什么曲折?记者带着问题来访。

如果你不逆潮流而动,你就得回去。

去年11月,生猪价格开始下跌。截至今年3月,生猪价格已降至6.2元/公斤。此外,由于合作社没有有效的抵押贷款,也不能借钱,资本链面临着断裂,新源生猪专业合作社的23名成员中,有些人不能坐视不理,要求退出。在紧急情况下,戴本忠立即召集董事会成员召开紧急会议。

会上,戴本忠分析说,从宏观政策的角度来看,国家鼓励合作社的发展,避免“市场一次升温,另一次降温”的短视行为,让每个人都扭成一条绳子来抵御风险。从合作社本身来看,当时合作社的投资已经超过2000万元,摊位已经铺开。如果它退出或观望,投资将难以收回。

他的话说服了董事会成员,他们一致决定说服那些想撤回资金的成员继续按照计划扩张。然而,资本链岌岌可危。我在哪里能找到钱?

有了合作社的信息,戴本忠一直在梁山农业发展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和梁山农村信用合作社之间运营。前者一听说养猪业就立即拒绝了。最后,戴本忠以自己的两个商品房单位和农居社区为抵押,所有成员共同担保。今年4月,他从梁山农村信用社借了500万元,暂时缓解了资金短缺。

降低成本,调整商业策略

你怎么能少花钱?合作社决定提高生产率,降低成本。

由于第二阶段的扩张,合作社有资格与饲料供应商谈判。"它过去每天消耗7吨饲料,但现在消耗14吨。"戴本忠表示,供应商很快降低了饲料价格,仅这一项成本就下降了1%至2%,这意味着每头猪的成本从5元降至6元。

提高生产率的任务交给了负责生产的厂长王柯元。刚接到任务,王柯元感到压力很大,但是经过实验,王柯元找到了一个办法。

“我以前认为没有出路。那时,我不得不把它挤出去。”王柯元说,通过减少喂养和缩短母猪断奶和发情之间的时间间隔,每头母猪一年可以产2.4胎,而不是2.2胎。合作社收集精子,控制稀释,提高母猪受精率,每窝可多育两只小猪。"结果,在最低产量下,每只母猪可以多生6个后代."王柯元说。

此外,合作社调整了管理。60多岁的经理赵文星退休,生于20世纪80年代的戴大明上任。戴大明被命令去面对危险,并从凉山州引进当地的山猪来繁殖和养活自己,于是他“放火”。

“我们的管理水平比其他地方高,但是因为产品没有优势,所以特别受市场的影响。”戴大明说,以自己独特的品牌和消费群体,即使受到影响,影响也不会很大。

这一举动让养猪30年的戴本忠感慨良多。“我们一直在讨论如何养猪,从未想过调整我们的策略。”戴本忠表示,这一管理策略的效果将于明年初步显现。如果成功,它将彻底改变合作社的被动局面。

8月10日,猪肉市场升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