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业最糟糕CEO决策:雅虎拒微软 鲍尔默推Vista

  • 日期:01-14
  • 点击:(908)


导语:美国技术信息网站ZDNet最近将技术行业历史上最糟糕的十大顶级决策失误命名为。小发猫错过了收购微软的机会,斯卡利驱逐了乔布斯,杨致远拒绝了微软的出价。

以下是具体列表:

小发猫CEO奥佩尔和Digital CEO基尔代尔

小发猫首席执行官胡珀和数字首席执行官基尔代尔

1。小发猫CEO胡珀没有购买微软数字CEO基尔代尔(kildare)没有授权CP/M系统给小发猫

20世纪70年代末,小发猫工程师开始开发传奇的5150电脑,刚刚庆祝了它的30岁生日。但是要运行5150,小发猫首先需要一个操作系统。当时,数字研究公司(Digital Research)的CP/M是唯一非常适合5150的操作系统。许多早期的个人电脑,包括奥斯本和凯普罗,都采用了这种操作系统。他们在这个虽小但发展迅速的行业中占有重要的市场份额。

1980年,根据CEO约翰欧宝(John Opel)的指示,小发猫试图联系数字研究的创始人兼CEO加里基尔代尔,寻求授权在5150上使用CP/M操作系统,以及未来由小发猫开发的计算机。然而,双方的谈判没有达成一致,而小发猫转向了其他潜在的合作伙伴。

微软的比尔盖茨、史蒂夫鲍尔默和保罗艾伦预见到这可能是一个机会,并与西雅图计算机产品公司取得了联系,后者的x86-DOS使用与CP/M 86-DOS相同的命令解释器。微软以75万美元低价收购x86-DOS及其永久使用权,并将其更名为“DOS”。在与国际商用机器公司达成了几乎闻所未闻的非独家许可协议后,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微软已经成为个人电脑软件行业的领导者。

微软已经售出了数千万个微软操作系统许可证。微软围绕视窗系统及其相关后续产品建立了一个强劲增长的软件业务。在这项业务的推动下,微软已经成为一个行业巨头。数字研究公司本可以获得同样的许可协议,而小发猫本可以对微软公司实施更严格的许可条款,或者直接收购两家公司中的一家。但是小发猫没有这样做。数字研究(Digital Research)作为CP/M系统的地位正在下降,公司最终试图模仿微软-DOS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DR-DOS。

虽然DR-DOS对微软的操作系统有很多技术改进,但它仍然有致命的缺陷。最终,DR-DOS被诺维尔收购,然后卖给卡尔德拉,卡尔德拉后来成为上海合作组织的资产。由于操作系统市场的激烈竞争,数字研究公司(Digital Research CP/M)逐渐退出竞争,最终迫使小发猫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退出个人电脑业务。

奥斯本电脑公司创始人亚当奥斯本

奥斯本电脑公司创始人亚当奥斯本

2。奥斯本提前宣布开发新一代产品

作为奥斯本电脑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英国电脑先驱亚当奥斯本(adam osborne)开创了便携式电脑行业,并首创了带有CP/M操作系统的奥斯本1电脑。然而,奥斯本迫不及待地想在1982年推出第二代计算机主管OCC-2。第二年,他公开谈论更新后的维克森电脑。

如今,很少有人会记得亚当奥斯本及其对个人电脑产业建立的巨大贡献。奥斯本1号上市时,许多读过这篇文章的人甚至还没有出生。然而,我相信很多人听说过“奥斯本效应”,奥斯本的名字与计算机历史上的一个特殊事件有着永久的联系。

由于奥斯本电脑总是提前宣布将推出更新更好的产品,消费者对当时销售的奥斯本1电脑不感兴趣,导致积压的产品无法销售。虽然奥斯本电脑公司有很多优势,比如将应用程序和操作系统与其销售的电脑产品捆绑在一起,但该公司仍然面临来自凯普罗、苹果和小发猫的激烈竞争,因此奥斯本的生活更加艰难。到1983年11月,奥斯本电脑公司终于宣布破产。这个案例被商学院列为经典教案。

惠普CEO普拉特

惠普首席执行官普拉特

3。惠普首席执行官普拉特与英特尔合作开发安腾处理器

20世纪80年代末,惠普决定其面向企业级服务器的PA-RISC系统架构将会遇到性能优化约束,因此开始开发新一代系统架构VLIW(超长指令字)。1994年,惠普CEO路易斯普拉特(Lewis E. Platt)认为运营自己的微处理器工厂的成本太高,于是他决定停止生产和开发PA-RISC芯片,关闭自己的微处理器工厂,并与英特尔合作生产这款新的64位VLIW芯片(即IA-64芯片)。

2001年,经过七年的研发和数十亿美元的投资,惠普和英特尔终于发布了这款名为“安腾”的处理器。然而,安腾处理器受到了大量的批评和“Itanic”的绰号,因为与最常见的商业应用中更便宜的x86芯片相比,它们的性能较差。IA-64在执行x86指令时也非常慢。

最终,AMD和英特尔开发了64位x86系统。一旦集成到高性能计算体系结构中,这种系统的性能很容易超过具有相同配置的1A-64系统,而成本远低于1A-64。小发猫和Sun继续为高端服务器开发POWER和SPARC架构,蚕食了惠普的大部分高端市场份额。尽管戴尔和国际商用机器公司等制造商也暂时推出和销售基于安腾的系统,但他们很快停止生产此类系统。一名戴尔高级官员甚至公开称该产品为“沉重负担”。

更糟糕的是,当惠普在2002年与康柏合并时,它逐渐停止了康柏当时在高性能计算环境中取得一些成功的64位阿尔法RISC芯片。四年前,当康柏收购数字设备公司(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时,它也收购了后者的64位阿尔法RISC芯片和视窗NT/Digital UNIX服务器的所有权。惠普和康柏高管都认为,两家公司合并后,这项业务与惠普的原始业务重叠,英特尔也在开发IA-64芯片。因此,阿尔法RISC,一个更加成熟和受支持的平台,已经被淘汰。

安腾处理器而不是惠普/UX UNIX的第三方操作系统开发现在几乎不存在,微软也不再生产1A-64版本的视窗服务器。安腾处理器被Linux内核项目视为过时的架构,不再受到红帽、SuSE、Debian和Ubuntu等主流Linux发行渠道的热情支持。目前,只有一家惠普公司仍在销售带有安腾处理器的服务器。甲骨文最近宣布不会为安腾处理器开发软件。

惠普CEO费奥莉娜

惠普首席执行官菲奥莉娜

4。惠普首席执行官菲奥莉娜决定收购康柏公司,并与英特尔合作开发安腾处理器,这让惠普陷入了困境。2001年,惠普首席执行官卡莉菲奥莉娜(Carly Fiorina)以250亿美元收购康柏(Compaq)的决定将公司推得更深。当时,包括惠普董事、公司联合创始人之子沃尔特休利特(Walter Hewlett)在内的许多大股东都反对这笔交易,甚至发起了“代理战争”,试图阻止这笔交易。

他们反对的主要原因是康柏和惠普有许多重叠的产品线。收购康柏可能会让惠普以较低的利润率涉足个人电脑业务,而惠普的主要竞争对手小发猫正在退出该业务。然而,菲奥莉娜固执己见,最终完成了对康柏的收购。结果,在菲奥莉娜任期内,合并后的新惠普失去了一半的市场价值,并解雇了大量员工。菲奥莉娜在2005年被迫下台。

自从康柏合并以来,惠普遇到了很多问题,比如业务计划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收购3COM、EDS等公司的理由牵强附会,管理效率低下也让惠普深感困扰。其中,两大道德丑闻迫使公司董事长帕特里夏邓恩(Patricia Dunn)和首席执行官马克赫德(Mark Mark Hurd)相继辞职。现在,惠普正在考虑剥离康柏收购的个人电脑业务,原因是在激烈的竞争中损失惨重。

微软CEO鲍尔默

微软首席执行官鲍尔默

5。微软首席执行官鲍尔默的视窗Vista项目决策失误

当提到视窗Vista时,许多人的反应可能非常复杂:叹息、窃笑或鄙视。视窗操作系统的生命周期不会像现在这样长。2001年视窗操作系统一上市,微软就开始开发新一代的操作系统,代号为“长角牛”。随着时间的推移,长角牛的功能变得越来越多和复杂。在2003年微软专业开发者大会上,长角牛系统隆重登场。

然而,由于臭名昭著的“长角牛重置”事件,这些计划在2004年8月被完全搁置。2005年9月,微软视窗业务部门主管吉姆奥尔钦(jim allchin)公开承认,Longhorn的系统开发计划已经彻底失败。这个最终被命名为视窗Vista的开发项目的最初目标非常惊人:加强视窗安全模式,将64位技术引入桌面操作系统,提高网络性能,改善用户界面,更有效地集成搜索功能。

不幸的是,尽管该计划持续了五年,但结果并不是所有各方都满意。根据该计划,视窗操作系统将于2006年11月推出,面向个人用户的版本将于2007年1月正式发布。然而,由于更高的资源分配要求,与一些流行的硬件和软件应用程序不兼容,以及对一个叫做UAC(用户帐户控制)的安全特性的争议,视窗操作系统遇到了大量负面评论。

虽然微软后来的服务包解决了许多视窗操作系统的问题,但它仍然被认为是一个失败的操作系统。最后,微软工程师改进了最初为视窗操作系统开发的技术,并引入了视窗7。外界没有人知道微软为视窗操作系统维斯塔的失败付出了多少代价,但它损害了微软的声誉,导致微软因升级延迟而损失数十亿美元,同时大量用户流失并转而使用苹果电脑平台。

12阅读下一页的全文

[本文由合作媒体的授权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