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农林科学院院长李成贵:推进城乡市场融合 盘活农村沉睡资产

  • 日期:01-18
  • 点击:(987)


“城乡之间的贫富差距不仅体现在收入差距上,最重要的是财产差距,因为城市中的资产流动和增值要快得多。农村的财富在于资源和土地。如何赋予这些资源权力,如何振兴闲置资产,以及如何实现资产的流动和增值,是农村改革的核心问题,也是农业和农村地区新动力的来源。”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农林科学院院长李成桂长期从事农村发展理论和政策研究,并致力于为推进相关农村改革提供意见和建议。

在李成桂看来,农村最有价值的东西是独特的自然资源。城市积累的财富越多,生活水平越高,对更好环境的渴望就越强烈,农村环境就越有价值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2016年,中国国内旅游业将达到44.4亿人次,其中30%将流向农村地区。旅游收入将超过4000亿元,这将带来4000万个就业机会,许多农民将吃“旅游餐”。

费孝通,一位着名的社会学家,提出了“美在各方面,美在各方面”的和谐理念,经常被用来形容城乡的一体化发展。然而,李成桂认为,从经济角度来看,城市和农村地区仍然是分开的,要素的自由流通尚未实现。“要真正实现城乡一体化,我们必须在赋予资源方面取得突破。资产的价值必须在一个大市场上进行交换,边界越大,附加值就越高。”

在农村,资源的供需矛盾也非常突出。一方面,农村的“空心化”带来了大量闲置资源,如房屋、宅基地、校舍、操场等。以及一些建设用地。另一方面,农村地区没有发展观光农业和休闲农业的建设用地,甚至连厕所和停车场都不能建设。

李成桂认为,对农民来说,农村“三地改革”最明显的红利是建设用地的市场进入,而通过巩固农民宅基地节省下来的建设用地可以购买和租赁。“过去,低价征地损害了农民的利益。现在它被允许进入市场。农民的利益要高得多,这也带来了振兴他们资产的机会。“为此,李成桂还提出了两种振兴资产的模式。”一种是郊区租赁模式。例如,在北京密云县赣榆沟村,农民统一闲置住房,成立住房合作社,引进商业资本,与公司共同经营,租给城市居民,效益可观。“

”另一种是远郊的土地置换模式,即土地证,即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经过复垦和土地管理部门严格验收后产生的指标。企业购买的土地票可以纳入新的建设用地计划,增加同等数量的城市建设用地。“土地证相当于企业征用土地的‘门槛’。重庆的实践表明,交易价格稳定在每亩20万元,所有的收入都归农民所有,农民的产权得到了很大的实现。“

”土地增减之间的联系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交易空间。过去,城乡一体化更多是由政府推动的。现在,通过城乡主体一体化,引入了以市场为导向的机制来振兴农村资产。”李成桂说。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