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周刊|裴闻义:名相之后迁居崖州“盛德堂”里留盛名

  • 日期:11-09
  • 点击:(842)


三亚亚城水南村胜德堂

改造 海南日报记者程芳安拍摄

三亚亚城水南村胜德堂

三亚水南村 本杂志特约撰稿人陈佘艳、曾清江,住在水南村的裴文怡,作为裴氏一家迁居亚洲的优秀代表,不怕权贵们收留赵鼎、胡荃等被南方流放的忠诚勇敢的人,赢得了世人的极大尊重和赞扬。 胡荃回到示北后,特别将裴文义政府命名为“圣德堂”。 从那时起,圣唐德就成了尊敬祖先和提升圣唐德的象征。裴文怡,作为盛唐德的主人,在历史上被人们铭记,并受到后人的称赞。

裴氏家族在

瞑祥之后移居亚洲,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着名家族,起源于河东闻喜(今山西闻喜县) 据《裴氏世谱》统计,裴家历代名人众多,公务员和军官众多,其他行业也有很多名人。 历史上,裴氏家族曾经有59位首相。因此,位于山西省闻喜县梨园镇的裴波村获得了“总理村”的美誉 北宋后期,裴氏一家迁往亚洲(又名纪阳君,现海南三亚),逐渐成为亚洲的一个着名家族。

琼的创始人史培是唐代着名人物裴度的第十四个孙子。 裴度(765-839)是唐代中期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和作家。 献忠皇帝在位期间,裴度因支持封臣被暗杀受伤。然而,他并没有改变初衷,所以他崇拜晋国。后来,他亲自监督将军们平定淮西叛乱,实现“元中兴”。他还崇拜商州弘文馆大学的金子光路博士,并把他命名为晋国公。后人称他为“裴晋公爵” 后来他成为穆宗、景宗和文宗的官员。他多次崇拜对方,“20年来,他出入中国,为国家安全和时代的重量而奋斗。” 虽然裴度的仕途经历了沉浮,但他始终坚持以世界为己任,赢得了当代人和后代人的好评。 他的相关事迹也成为文学创作的重要素材。

据地方志记载,裴琨最初担任雷州总督。在他的任期结束后,他被法院降级为纪阳君的警卫,因为他错过了他进入法院的时间。 在纪阳君的岗位上,裴琨履行了他的职责,“有良好的治理” 任期结束后,由于中原战争,他不能回到家乡。因此,布居市崖城南漏村,此后全家在崖州长大。 裴昆在琼州被称为史培的祖先

裴文怡是裴坤的儿子,这个词感动了 因为他的父亲裴坤诚实、勤奋、有爱心,他受到李韩人民的爱戴。裴文怡在绍兴统治期间,九年来一直受到朝廷的支持(因为他祖先的功绩)。他后来在办公室去世,因为他的良好治理而被奉为镇上的圣人。

裴文怡去世前将家人从南楼村搬到了水南村。从那以后,裴家在水南村繁衍,成为水南村的四个姓氏之一 裴文怡死后被安葬在南楼岭(现在三亚市以西30英里)。

裴嘉瑞,裴文义的儿子,也继续任昌华的军队守卫 这对父子都认识彰化军,做过很多事情。他们受到人们的赞扬。

盛唐德依然出名

虽然阿香西安的裴文怡治理得很好,但由于缺乏史料,我们无法知道更多细节。 他在海南地方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这与他大胆接受南莱降职,从而成就“盛德堂文化”有很大关系

唐宋时期,烟雾弥漫的海南岛成为流亡政府官员的重要去处。亚洲,位于海南岛最南端,成为流亡政府官员的聚集地。 唐宋时期,有十几名总理级官员被放逐到亚洲,以至于有一句谚语说“亚洲看起来很重” 法院官员被流放到南方并受到惩罚。虽然大部分都是政治斗争的结果,但矛盾的是,遭受厄运的往往是忠诚的人,这真的让人叹息不已。

南宋绍兴年间,秦桧掌权后,一心向金国投降以求和平。因此,他极力反对拒绝持不同政见者。被誉为“南宋中兴四杰”的李刚、李光、赵鼎、胡荃先后降职海南。其中,赵鼎和胡荃被安置在济阳岛南部。 亚洲人民对被流放到南方的正直的人的不幸深表同情。然而,他们害怕秦桧的力量,只能避开它。 然而,裴文怡不顾秦桧的力量,热情接待了赵鼎、胡荃等人,并表现出极大的关怀,这让他们在荒凉的南方感到安慰,最终度过了艰难的岁月。

前总理赵鼎曾多次被秦桧迫害,最终在绍兴十四年(1144年)定居海南济阳军。因为害怕秦桧,他的家人、朋友和家人不敢和他交往。 虽然裴文怡从未见过赵鼎,但他早就听说过这位温Xi老乡的相关事迹,非常钦佩他的个性。 裴文怡鲁莽地将赵鼎安置在他自己位于水南村的家中 赵鼎拒绝向秦桧屈服,害怕给后代带来麻烦,于绍兴十七年(1147年)死于水南村绝食

赵鼎绝食后的第二年(1148年),着名的反晋官员胡荃也被降职为纪阳君 当胡荃从琼州借道到达昌化军时,裴文义已经派人等了他很久了。彰化上船后,他们“再次涉入鲸浪”,抵达济阳军。 裴文怡把胡荃放在自己的家里,住在赵鼎曾经住过的房间里。 后来胡荃被流放到北方。他认为他、赵鼎和李光被秦桧视为眼中钉。他想尽快杀死他们,并被流放到海南。现在赵鼎已经不在这个国家了。 胡全思和这位不禁失声痛哭,写了一首诗《哭赵忠简》作为纪念:“为自己的国家而死,与今天对自己的脸的忽视作斗争是困难的。” 你的特别的书有三个姓氏。海南只看到两个翁 琼岛岛上仍有一座孤山,这座名山已有数千年历史。 天地因为救了一个老,中原三次之后

胡荃以裴斋为日常阅读和写作的场所,后来在这里设立了私立学校,以促进当地教育的发展,所有这些都得到了裴文怡的大力支持。 可以说,胡荃在济阳军中对海南的贡献与其背后裴文怡的默默支持有很大关系。

绍兴二十五年(1155年),秦桧病死后,胡铨得以量移衡州,这时他已经在裴家借住将近九年之久了。为感谢裴氏家族的大恩大德,胡铨特地将这所住宅命名为“盛德堂”,亲书匾额,撰写门联“史记威名震四夷源流自有,堂颜盛德垂千古继述无疆”,并作 《盛德堂铭》 刻石立碑以赞之:“猗欤休耶,儋守裴公。震风凌雨,大厦。迁客所庐,丞相赵公。后来云谁?庐陵胡铨。三宿衔恩,矧此八年。绍兴丙子夏六月镌。”

胡铨取 《左传》 “盛德必百世祀之”之意,通过亲题匾、铭、联等,盛赞裴度功业,彰显了裴度后裔在海外吉阳军的相门懿德。从此以后,盛德堂便成为裴氏宅院的代名词,得到世世代代的景仰。赵鼎、胡铨等人因为盛德堂的收留而安然度过自己的南贬岁月,而盛德堂也因为大胆收留了赵鼎、胡铨等名臣而“蓬荜生辉”。盛德堂与裴闻义不畏权贵的侠肝义胆紧紧联系在一起,它已经成为忠君、爱国、宽容的象征。南宋以来,吟咏盛德堂的诗文不计其数,它们与盛德堂古建筑一起成为三亚不可替代的盛德堂文化。

裴氏后人多俊杰

裴氏后人多俊杰。元朝曾担任参知政事的王仕熙被贬谪吉阳军时,和当地的隐逸之士裴豫关系友善。裴豫字时敏,号守素居士,乃盛德堂裴氏后人。王仕熙曾赠诗曰:“唐家晋国擅勋名,几叶诸孙海外行。盛德有堂留客往,故乡无地待春耕。青毡千古诗书在,绿野孤云草棘生。投我骊珠惊入手,爱才怀古不胜情。”这首诗歌吟咏了裴氏家世以及才学,更夸赞了盛德堂的功绩。

海南裴氏后人虽然在仕途上没有达到先祖裴度的高度,但是出类拔萃者也不少。比如明朝前期就有裴士龙、裴盛、裴崇礼祖孙三代。裴士龙于永乐年间以岁贡进入京师国子监学习。时值明成祖诏命编纂 《永乐大典》 ,裴士龙以其才学卓越,得以参与这部世界上最早最大的百科全书的编辑工作,被授以承事郎,后历任凤山、荔浦知县。其子裴盛于宣德元年(1426年)中举,后任泸溪训导,后改任广西庆远府司训等。

裴崇礼乃裴盛之子,字居敬,号蠖,于景泰元年(1450年)中举,历广西贵县、福建瓯宁训导等,多有惠政。后来裴崇礼辞官回到家乡进行着述,并考察钻研地方文化。比如,他曾经多次给琼州教授冯炜讲述裴氏家族史以及盛德堂文化,后来冯炜于景泰七年(1456年)创作 《盛德堂记》 ,叙述了盛德堂的来历以及历史功绩,为保留盛德堂文化做出贡献。又如,因为地利之便,裴崇礼曾多次前往南山考察宋朝吉阳军知军周公式开发的“石船”“石室”、毛奎开发的“大小洞天”等景观,并撰写 《石船记》 《游大小洞天记》 等文章,为张扬地方风景名胜文化做出贡献。裴崇礼还对崖州学宫文物进行考古,发现了沿用数百年仍无人知晓的铸于元代的铜爵祭器,据此所撰的 《文庙铜爵记》 成为现存研究崖州学宫的珍稀文献。

原标题:裴闻义: 堂颜盛德垂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