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建自然资源部让山水林田湖草有了“大管家”

  • 日期:01-15
  • 点击:(1517)


专家表示,自然资源部的成立对自然资源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和利用大有裨益。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山川、森林、田野、湖泊、草地都有“大管家”

黄晓方

生态文明建设是中华民族可持续发展的长远规划。我们必须树立和实践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的思想,协调好山、河、林、田、湖、草的管理。作为全民拥有的自然资源资产,山、河、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使用控制和生态恢复必须遵循自然规律。自然资源部的设立和全民拥有的自然资源的汇集有利于战略和统一规划,以及明确的产权和自然资源的适当责任和权利。它们对自然资源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和利用大有裨益。3月17日,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批准了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在这个计划中,第一个“亮相”的是自然资源部。21日,中共中央发布《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将自然资源部定位为协调自然资源、森林、田野、湖泊和草地系统的管理,行使全民所有的自然资源所有者的责任,行使控制所有土地和空间利用以及生态保护和恢复的责任,努力解决自然资源所有者缺乏和空间规划重叠的问题。

因此,一个协调风景、森林、田野、湖泊和草地的“大管家”出现了新的面貌。专家表示,全民共享自然资源有利于战略统一规划,有利于明确自然资源的产权和适当的责任和权利。自然资源部的成立是推进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关键一步,有利于自然资源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和利用。

重塑自然资源管理的新模式

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提出山水田琳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有田里人的命脉,有田里水的命脉,有山里水的命脉,有土里山的命脉,有树里土的命脉。使用控制和生态恢复必须遵循自然规律。如果那些种树的人只是种树,那些控制水的人只是控制水,那些保护土地的人只是保护土地,很容易照顾其中一个而失去另一个,最终造成系统的生态破坏。

自然资源部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成立的。本次改革将整合国土资源部职责、国家发展改革委组织编制主要功能区规划职责、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乡规划管理职责、水利部水资源调查和权属登记管理职责、农业部草原资源调查和权属登记管理职责、国家林业局森林、湿地等资源调查和权属登记管理职责。 国家海洋局的职责和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的职责组成自然资源部。

一个部门负责控制全国所有的土地和空间使用。对山、河、林、田、湖、草进行统一保护和恢复是十分必要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严金铭表示,新部门重塑了自然资源管理的新模式,实现了期待已久的自然资源管理“四个统一”,即全民拥有的自然资源资产统一管理、土地和空间利用及生态保护和恢复统一管理、所有自然资源统一调查和登记、自然资源统一管理的“春天”

同时,自然资源部的主要职能之一是建立空间规划系统并监督其实施。根据规划,国家发展改革委将组织编制主要功能区规划职责,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将城乡规划管理职责移交自然资源部。在此之前,中国的空间规划任务主要包括三项任务:一是国家发展改革委负责的主要功能区规划;二是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乡规划司;第三,国土资源部负责土地规划和土地规划。这些属于不同部门的计划在实践中不可避免地会导致“争斗”。中国科学院地理资源研究所区域农业和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刘彦随表示,实施自然资源综合管理不仅科学地恢复了自然资源系统的完整性,而且有望解决中国自然资源多元管理与空间规划之间长期存在的重叠和斗争问题。

2013年12月,中央城市化工作会议首次提出建立统一的空间规划体系。这种多学科的整合是这项工作的具体实施。一些专家表示,过去,由于规划类型多样、内容重叠、标准不同,建设项目审批过程冗长,导致行政效率低下。这种制度责任的整合是生态文明制度创新的关键措施。

未来机遇和挑战并存。

目前,中国正在努力建设现代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自然资源作为重要的生产要素,集中全面管理有利于实现自然资源的优质开发利用,有利于保护和促进经济的优质发展。对于新成立的自然资源部来说,这既是一个重大机遇,也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在体制改革计划中,自然资源部的主要职责是监督自然资源的开发、利用和保护,建立空间规划制度并监督其实施,履行全民所有的各种自然资源所有者的职责,进行统一的权利调查和登记,建立自然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并负责测绘和地质勘探行业的管理。专家说,这是第一次提到履行全民拥有的各种自然资源所有者的责任,这意味着不仅自然环境应被视为一种资源,还应被视为一种资产。

这次体制改革的方向是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坚决摆脱制约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体制和机制的弊端,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新成立的自然资源部整合了前8个部门的相关职责,责任重大。必须进一步严格限制政府和市场之间的界限,以防止权力过度集中造成的问题。相关专家表示,自然资源部作为我国全民所有自然资源的“大管家”,需要进一步提高特定业务的“管理服务”水平,最大限度地减少政府对市场资源的直接配置,减少微观管理和具体审批,激发各市场主体的活力。

责任编辑: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