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匠人走街串巷弹棉花12年现盘下门面坚守老行当

  • 日期:01-21
  • 点击:(1768)


一天,我路过一家旧棉被店,听到一个声音,听起来很亲切.“这是一首20世纪80年代的流行歌曲。这首歌是关于一个棉花演员的。如今,这样的工匠已经是“古董”。在长沙市中心,记者发现了一名棉花炸弹手琼斯。这位四川妇女跟随丈夫来到湖南,在棉花加工业工作了23年。她丈夫去世后,她仍然坚持和儿子的旧工作。被子质量很好,费用也很公道。邻居们称赞他们的好手艺。

10公斤旧被子60元可以翻新

记者昨日走进开福区东风路欧波港对面的商务车道。易琼斯正在前门磨棉花。45岁的易琼斯经历了与其年龄不相称的变迁。我看见她拿着磨盘不停地压着翻新过的被子。两边的旧被子和要加工的棉花堆得很高。

居民刘健翔送来一床2米宽10公斤重的旧被子。琼斯称体重后引述:“65元。”“便宜,60元。”“没关系,你可以把它放在这里,后天去拿被子。”易琼斯欣然答道。附近商店的老板告诉记者,现在很难找到棉花加工工人。走在大街小巷的工人已经消失了。这是离棉花加工店几英里内唯一的一家。大山脊下的开福区和王家龙的居民不得不去找易琼斯玩棉花。她既小气又脾气好,从不与顾客争吵。

他曾经在大街小巷玩棉花有12年了

1991年,20多岁的新娘子易琼斯和丈夫离开了家乡四川广安,来到湖南的大街小巷玩棉花。"当时,一床10公斤的被子需要5元的加工费."易琼斯回忆说,她和丈夫携带着10多公斤的弹弓、磨石、锤子等设备,并到过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和岳阳等10多个城市。他一收到就立即开始做生意,日夜赶制被子。日子又苦又甜。在他们的旅途中,他们收获了个爱的儿子。

“当我背着我的孩子到处跑的时候,许多雇主都为我感到难过,并帮助我把我的孩子和食物带给孩子们。”易琼斯笑着说,“有一次我们给怀化的主人30或40元去打被子,他给了我的宝宝一个40元的红包。经过这些年在这个国家的纵横交错,恶人和好人相遇了。”20世纪90年代在黄土岭,他们正在给一户人家打被子。街对面的一个店主责备他们在跑过去用打火机点燃棉花并烧掉所有棉花时污染了空气。店主的三个女儿与店主讲道理,并帮助她和丈夫伸张正义。

妻子从丈夫的生意中继承了她的手艺。

2003年,易琼斯和她的丈夫建立了他们现在的商店,并最终定居下来。“我曾经用弹弓用手指在一米多长的弓弦上弹起棉花。它确实污染了空气,但它是在室外。”易琼斯说,它现在是一枚机器炸弹。旧被子的一端进去,另一端拿出经过翻新的棉花。不管打了多少被子,店里的空气都不错。此外,压制、研磨和攻丝也由机器完成。检查机器压得不均匀后,她会用磨盘手工研磨,从而大大降低了劳动强度。

日子越来越好了。尤其是在过去的几年里,越来越多的人来玩被子,月薪高达1万元。今年8月,易琼斯的丈夫因疲劳和疾病去世,享年47岁。说到这里,泪水夺眶而出。

生活必须继续。葬礼结束后,易琼斯重新开业,并支持她的儿子在天心区辛颖路辛颖安置社区开了一家分店。“但是现在生意越来越差,有时候一个月只有两千元。许多人在家里买了丝绸被子和天丝被子,有些是丝绸做的,有些是化纤做的,所以他们不用再玩了。”易琼斯说,她只上小学二年级,没有其他谋生技能。只要邻居需要,她就会坚持开商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