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饲料业的暴利时代结束,但行业不存在所谓的微利时代

  • 日期:01-22
  • 点击:(1567)


又到了年底,所有企业都在忙着分析趋势,制定明年的目标和发展战略。经过近几年的产业整合浪潮和国家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几年前许多广受欢迎的管理大师的言论开始在我心中动摇,引起了怀疑。因此,我一遍又一遍地思考,获得了一些见解,并借此机会很快地说了出来。

观点1:饲料行业的低利润时代到来了吗?

起初,我真的相信这一点,因为这个行业的整体利润率,包括我们自己的公司,已经明显下降。受此影响,很自然地将这种情况视为正常现象,而不进行调查。然而,近年来,绝大多数企业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产品结构的变化,而不是类似产品利润率的急剧下降。

全价配合饲料的利润率一般低于浓缩饲料和预混料。以前是一样的!相比之下,即使现在预混料、浓缩饲料和全价饲料的利润率也没有发生根本变化。

真正影响利润的是人力资源成本的增加导致的总成本的增加,企业投资规模的扩大导致的相关成本的增加,以及竞争和升级导致的销售成本的增加。这些大型高效企业的盈利能力几乎没有受到影响,但行业内不同定位和运营模式造成的盈利能力差距明显扩大。

转念一想,我认为经过饲料行业的快速发展和整个饲料行业的快速发展,现在是依靠企业竞争力的时候了。这一时期将从一个简单的营销能力竞争时代进入一个更加全面的竞争时代。

决定企业利润的因素增加了,对企业经营能力的要求也增加了。因此,绝大多数缺乏经营管理能力的中小企业陷入困境。我个人认为,这种变化只能说是行业暴利时代已经结束,但它远非真正的低利润时代。即使在我看来,利润水平主要取决于企业的经营能力和创新能力。没有所谓的低利润时代。

观点2:大规模农业时代到来了吗?

首先,农业的规模是多少?2002年,国家称每年生产50多头猪的农场为大规模农场。2012年,国家将标准修订为每年500头猪。2022年将采用什么标准?所谓规模只是不同阶段标准下的产品。不可否认的是大规模农业的趋势,但是大规模农业真的成为主导地区了吗?恐怕差别很大!因此,让我说,“小分散时代”的结束比“大规模时代”的到来更恰当、更准确。

了解业务的人都知道这两种不同说法的区别以及对管理和营销人员的影响。

与欧美企业相比,我们的规模有多大,培养水平的差异有多大?这方面的认知对农民的营利性观念有着直接的影响。在“小分散时代”,饲养者获取利润的主要方式是在市场上赌博。然而,在当今各种规模的混合时期,养猪业的波动将永远不会像过去那样大。经过几年的低价冲击、大浪淘沙,淘汰了投机者、小农和非常低级的农民,水产养殖业将迎来一个相对理性的时代。也就是说,决定育种者命运的是管理水平。只有当黄沙被吹出来,黄金才能被看到!

观点3:产业融合时期是大企业兼并和淘汰小企业的时期。

事实上,正如哲学家所说:“当潮水退去,我们就不知道谁是裸泳者!”过去两年饲料行业的低迷向我们展示了一切。裸泳者不仅是身材矮小的人,也是勇敢的人。当他们违背事物的客观规律,试图躲避世界或藏起耳朵去偷钟时,他们认为别人是愚蠢的。猜测的结果是什么?失去名誉,可耻地退休!

事实上,我们也看到在危机到来之前,

在这个每个人都生病的时代,不管你是谁,你的地位有多高,你有多少财富,你有多贪婪和能力,没有健康的头脑和道德约束,你无法摆脱同样的命运。

观点4:电子商务会迅速颠覆传统产业吗?

首先,我坚信互联网将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我们的行业也不例外,但不是现在。

其次,我坚信电子商务,尤其是饲料和其他产品的网上销售,将会逐渐上升,但这需要一段时间。

有三个原因:

首先,目前我国畜牧业主要买家和决策者的年龄结构主要是在50岁、60岁和70岁之后。互联网的原始居民和移民很难改变他们的习惯。80后和90后掌权还需要一段时间,他们必须耐心等待。

第二,目前大多数育种者都是过度追求规模的扩张主义者。他们的繁殖规模与他们的财力不相称。缺乏资金是一个普遍现象。接下来是水产养殖业的萧条。赊销仍然是他们的主要需求之一,甚至是他们的基本需求。尽管电子商务的低价策略很有吸引力,但它只能听天由命,直到解决不了他们的财务能力。

第三,目前的物流系统无法支持大规模的电子商务运营,最后一公里几乎成了许多电子商家的死角。农场大多位于相对偏远的地方,交通不便使得物流成本成为他们直接从电子商务中购买产品的主要障碍之一。交货时间、服务质量、结算方式和物流成本的增加将大大降低电子商务成本优势带来的吸引力和竞争力。在在线和离线结合之前,电子商务只是一道明亮的彩虹。

我相信所有的问题最终都能解决,我相信提供价值、创造便利、顺应个性将成为主流趋势,这样我们才能在发展中锻炼和成长。

善于思考是我们经理区别于普通人的特点。与那些管理大师相比,我们可能有些幼稚,但我相信真相总是掌握在那些知道真相的人手中。因此,我提出上述问题是基于一个从业者的看法,希望与每个人讨论并看透一天。

我不在乎我的声明最终是否站得住脚,我只希望获得真相,为这个行业和社会做出贡献。

——